当前位置:九龙图库 > lh844.com >

考场潦倒让柳永在词坛上获得了更大的成就

更新时间: 2019-03-04

考场潦倒让柳永在词坛上获得了更大的成就

当时,有用“不知书者尤好柳词”的说法,来形容柳永的影响力,虽说这句话很有点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味道,但却可能从中看出柳永领有的众多粉丝,及其词作的遍布程度。既然柳永被划入了非主流,那么,什么胭脂、红妆、绣鞋、鸳帐、对饮等,顺手拈来,就是一首绝妙好词。甚至连枕头、凉席、薰醉、云雨、离欢都被赤裸裸地写进词中。一首词写罢,柳永收了润笔费,转身就跟陪伴着他的艺妓们喝酒调笑去了。

在柳永之前,中国不专门的词人,更不人敢专门为青楼女子们创作歌词,柳永是第一个。素来没有被公然尊敬过的青楼女子们,突然遇到一位岂但尊重她们,还愿意为她们写歌词的帅哥,怎能不心怀感激跟迷恋呢?许多艺妓都以能和“柳七哥”“三变哥”交好为荣,如能得到他专门为自己写的歌词,哪怕演技二流、嗓音三流,也会即时成为众人聚焦的中心,身价倍增。当时,青楼女子中留传着这样的说法:“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不愿千黄金,愿得柳七心;不愿神仙见,愿识柳七面。”

恰是因为这番考场的失意,使柳永在词坛上失掉了更大的成就。譬如,他的“望潇潇暮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”“寒蝉凄凉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”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等,就成了传布至今脍炙人口的佳句。只管在当时柳永的词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和否定,但作品的艺术水准和生命力却是将信将疑的。

在打着御批招牌“奉旨填词”期间,柳永交了很多歌妓友人,良多歌妓也因会唱他的词而走红一时。他们为他词中所包含的情感所冲动,诚挚地崇敬他,爱护他;给他吃,给他住,还给他发“稿费”。一个潦倒仕途,流落京城,靠写词为生的穷书生,面对的生涯压力该有多大呵!也正是这种生活的压力,生存的体味,朝廷的冷僻,让他更能懂得事实人生,从而写出很多感人肺腑的词曲。